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平邑白癜风医院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4 08:13:08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平邑白癜风医院,大渡口白癜风医院,鱼台好的白癜风医院,河北白癜风好治疗吗,河北治白癜风的西医,河北白癜风,沾化白癜风

  播出过半的年度大剧《白鹿原》,正迎来最具戏剧性的几段戏。特别是前天晚上播出的第47集,白嘉轩的长子白孝文因与田小娥偷情遭鞭刑,被父亲打得皮开肉绽……

  这段戏,不仅收获了“炸裂”弹幕的好口碑,还将《白鹿原》送上热剧排行第二,收视率连续三天破1。

  戏份吃重的白孝文,也让饰演者、1987年出生的翟天临再度引起关注。

  很多人是从《心术》中的郑艾平医生开始认识翟天临的。除了《白鹿原》,他的新作,电视剧《大军师司马懿之军师联盟》(以下简称《军师联盟》)和《上古情歌》也即将与观众见面,用翟天临的话来说,就是“想不看到我都不行!”

  日前,钱江晚报记者在北京,“逮”到了正在拍摄新戏《深渊行者》的翟天临,对他进行了专访。这位北京电影学院最年轻的博士,又会是怎样的“打开方式”呢?

  有戏:

  打戏和床戏都要拍得精彩

  翟天临演白孝文是被钦点的,当时张嘉译就说“谁也不用找,就天临”。而翟天临一接到电话,也是当场应了下来,但他没料到,还是被嘉译哥“摆了一道”:“他没告诉我要剃头发,简直是太坏了(笑)。”

  这几天,剧中白孝文迎来人生最重要的转折点——因偷情被父亲白嘉轩施以鞭刑,将他的尊严打得灰飞烟灭。

  “这场戏很难,要把假打演成像真打一样。”开拍前,翟天临特意找来酸枣核扎自己,“感觉就跟刀剌一样”。

  而当话题过渡到了情感戏,一直很放松的翟天临居然流露出一种无奈。因为以前从没演过,一向以淡定著称的他,演“床戏”时竟然紧张到忘词,“我演这个剧的第一场戏就是床戏,跟张瑶(白孝文的媳妇),当时我都不认识她。”

  而更多的情感戏,是他和饰演田小娥的李沁一同完成的。翟天临透露,两人演戏时,常常会不好意思。

  不过李沁跟他说,和他拍的激情戏,是几个男演员里最顺畅的,“因为在戏中,只有和白孝文的几场戏,能感觉到一些爱,不是发泄,也不是欲望。”

  翟天临剧透,接下来,白孝文还将出现更多层次的变化。“在前面,他的嫉妒和爱,开心和不开心全都放在脸上。可到后期人生走向反面时,我(指白孝文)会没有任何表情。”

  翟天临是地道的青岛小哥,皮肤好,晒不黑,但他就是这么使劲折腾,把自己搞成了“白孝文”,“别人都说我看着很像原上的人,也就值了!”

  在翟天临的心里,白孝文的底子还是善良的,他也尽力地想让他可爱一点。

  比如,仔细看剧的观众,肯定会注意到,白孝文有不解或委屈时,常常会摸自己的脑袋瓜子,因为“即便他后来变了,但还是一个可爱的北方汉子”。

  跟很多网上追剧族一样,翟天临爱看有弹幕的《白鹿原》,“我觉得很好玩,就像话剧一样,你演的东西能得到反馈。”还看得出他也有一点点自恋:“我的弹幕都是特别正面的,很爽,原来那么多人喜欢我。”

  学霸:

  我读书就是为了求知

  翟天临的“霸屏”,并不是从《白鹿原》开始,除了即将开播的新剧《军师联盟》和《上古情歌》里有他以外,在刚刚收官的《择天记》里,他是逆天改命的周独夫,《卧底归来》中,他饰演果断、干练的卧底秦越。

  翟天临把五剧连播的霸屏,理解为“运气很好”,但也不怎么看重,就像他为人生所作的另一些选择一样。比如,放弃接拍流量剧的机会,在荧幕前消失近两年,只为拍好《白鹿原》和《军师联盟》;比如拍完热剧《心术》、《兰陵王》后,回北京电影学院读了硕士、博士……

  “好多人问我为什么去读博士?我觉得,这种质疑是社会的倒退。我读书就是为了求知,仅此而已。”

  这样的翟天临,给很多人的感觉是“少年老成”、“成熟稳重”,不过,曾经培养“北影三剑客”赵薇、陈坤、黄晓明的崔新琴,也是翟天临本科的班主任,评价起这位学生来,曾笑谈“这是个戏痴,再往前走一步,整个一疯子”。

  而到了采访尾声的安利时间,我们也深深领教了崔老师对这位爱徒的两字点评“得瑟”——翟天临用特别肯定的语气说:“《军师联盟》,一定要看,我演杨修。这代表了我当下在古装戏里的最高水准。”上扬的嘴角,还显露出一丝可爱的孩子气来。(本报记者 裘晟佳/文)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昌邑白癜风